《写给无神论者》信仰到底有什么用?

宗教的退潮使得人类的某些需求不能得到照应,而试图反思这些需求时所遇到的一个中心问题却是新颖性障碍。

在技术领域,我们多数情况下会追逐新奇,但在社会风俗领域,我们却会强烈地抓住已知的老套而不肯放手。我们继续用传统的方式处理教育、关系、闲暇、庆典、礼节,并因此而感到心安,我们尤其会抵制创新,特别是当这种创新是跟某一个体的思想挂钩时更会如此。思想若要尽量得到人们的追捧,似乎一定要标明自己是普遍共识的产物或者集体智慧的结晶才行,而不能看起来像是某一个人只手打造的成果。软件行业中很可能被当作大胆创新的东西,到了社会领域,却极其容易被讥讽为个人崇拜。

大多数宗教拥有的优势是,它们已经存在了许多个世纪,这一特点正中我们积久为是、安于现状之下怀。有些做法我们按天性本来也愿意依从,可假如它们是新提出来的,我们便会视其为不合常规而断然拒绝。数千年的时光真会创造奇迹,可让一个原本稀奇古怪的想法变得备受推崇。从本质上讲,礼节性地拜谒圣安东尼圣殿,跟朝拜轨道飞行器相比的话,可能同样古怪甚或更加非理性。可是,位于帕多瓦的圣殿比起 M25 飞船至少拥有一大优势,那就是它从 13 世纪中期起便已存在着。

幸运的是,这里考察的概念没有一个是新的,它们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早已存在,只是几百年前才仓皇地牺牲在理性的祭坛上,并被厌恶宗教信条的世俗头脑很不公平地忘却了。

本书的目的是要识别那些我们可从宗教中抢救出来的有益内容,包括如何培育群体归属感,如何让人们更加和善,如何抵消目前广告对商业价值的过分偏重,如何选择并且利用世俗圣贤,如何反思大学战略并改进文化教育方法,如何重新设计旅馆和休闲场所,如何更好地承认我们内心孩子般的需求,如何放弃某些会起反作用的乐观主义,如何通过壮丽和超然的体验来获得博大的视角,如何改组现有的博物馆,如何利用建筑来寄托价值观,以及最后一点,如何凝聚各人分散的工作,以在体制的领导下把大家护理心灵的努力整合起来。

前已承认,一本书单靠自身很难取得多少成效。不过,书本可以成为阐述雄心并着手勾划思想轨迹和行动方案的好地方。这里所提主张的核心是,现代心灵的许多问题可以由宗教所提出的解决办法来加以成功应对,条件是让这些解决办法从孕育它们的那个超自然框架中剥离出来。宗教信仰中的智慧属于全体人类,其中包括我们当中最富理性的人,这一智慧值得无神论者——超自然体系最大的敌人以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态度重新加以汲取。各路宗教时断时续地让人看到,它们实在是那么有用、有效并充满才智,断不可只留给信教者独自享用。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章节“结论”。

————————————–

本书书摘:

  • 真正的问题却不是上帝存在与否,而是一旦你确定上帝显然并不存在,又该如何自处呢?
  • 社交的深入程度似乎与人口的密度呈反比关系。
  • 单从技术上讲,它的砖砖瓦瓦全部旨在颂扬人类的平等。
  • 平时的风尚鼓励庸庸碌碌、压抑着丰富的天性,跟人家攀比注定让自己苦恼不已。
  • 科学对我们有意义,不仅因为它帮助我们控制了这个世界的某些部分,而且因为它展现了我们永不可能掌控的东西。
  • 艺术馆为人们默默注视油画作品的习惯提供了专门的场所,夜总会则让人们喜欢随手弹唱的天性得到尽情发挥。对教堂而言,凭借其诸多高大的木门和刻在门廊周围的 300 尊石天使,给了我们平时少有的机会来斜靠一边,与陌生人打个招呼而又不至于被认为心怀恶意或者神经错乱。

————————————–

原作名:Religion for Atheists: A Non-believer’s Guide to the Uses of Religion
作者:[英] 阿兰·德波顿
译者:梅俊杰
评分:8.0

这是一本由无神论者写给无神论者、旨在借鉴宗教智慧的书,不是一本为宗教辩护的书,更不是一本传教的书。《写给无神论者》主题在于一个人即使是一个无信仰者,但是他也能发现宗教是有用的、有趣的并且给人带来安慰的。

本书并不是刻意要给特定的宗教论功摆好,它们自有自己的辩护者。本书不过是要考察宗教生活的某些方面,以让其中的某些概念能够卓有成效地用来解决世俗社会中的有关问题。本书也会焚毁宗教中那些较为武断教条的侧面,为的是从中提炼出某些仍有时效并且仍能抚慰心灵的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路 » 《写给无神论者》信仰到底有什么用?

赞 (0) 打赏

评论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