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论自发性》自主、尊严及有意义的工作

本书的诸论点我已经酝酿了好一阵时间了。它们是在我书写东南亚山区里的农民、阶级冲突、抵抗、发展项目和边缘人群时渐渐成形的。三十年来,我一次次发现自己在学术讨论中说了一些话,或是写下了一些东西,然后回过神来,“嗯,这听起来像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论点”。几何学里两个点可以确定一条线,但是如果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点都落在同一条线上,这样的巧合就不容忽视了。惊讶于这样的巧合,我认定是时候拜读无政府主义的经典,了解无政府主义运动的历史了。为此,我还给本科生开了一门关于无政府主义的讲座式课程,以此让自己熟悉这个主题,或许也探索一下我和无政府主义到底渊源几何。在我讲完课后的二十年时间里,相关成果大多被抛在一边,现在它们终于汇成了这本书。

无政府主义对国家的批评之所以引发我的兴趣,是因为我对变革力量不再抱有幻想,希望已经熄灭。在 20 世纪 60 年代政治意识觉醒的那一代北美人中,经历过这种破灭的不在少数。对我,也对很多其他人来说,60 年代可以说是靠农民战争实现国家解放的浪漫思潮进入高潮的时代。乌托邦是可能的,在这一时期我一度完全沉浸其中。我带着一些敬畏之情,现在回想起来还有极度的天真,密切关注几内亚艾哈迈德·塞古·杜尔(Ahmed Sékou Touré)的独立公投、加纳总统克瓦米·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的泛非主义倡议、印度尼西亚独立早期的大选、缅甸独立初期的大选(我在缅甸还待过一年时间),当然还有红色中国的土地改革和印度的国家大选。

两件事逐渐造成了我幻想的破灭:对历史的探查和时事本身的进展。我渐渐发觉(我早该认识到),其实就每一场成功的革命来说,其最后造就的国家政府都要比它所推翻的更加强力。在这方面,无政府主义者的反思似乎颇具先见之明。法国大革命引发了热月政变,然后是能力超常而好战的拿破仑政府。如果说旧制度无情地推行封建制度中的不平等,那么查阅革命的历史记录,我们也能得出与前述类似的悲伤解读。民众的意愿为革命注入了走向成功所需的力量和勇气,但是,从更长远来看,最初的意愿多半会遭到背叛。

然而,从西方阵营及其对贫困国家的冷战政策来看,也没人能提供除“真正实行的社会主义”之外的有益备选方案。那些实行独裁统治的、极度不公正的政权和国家,作为反共产主义阵营的盟友受到西方阵营欢迎。熟悉这段历史的人,也会回想起这是发展研究和一个经济学新领域——发展经济学的早期高潮。如果说革命精英阶层所期望的是社会建设的宏大事业,那么发展研究专家也毫不逊色,对自己促进经济发展的能力信心满满。他们的做法是发展不同层级的财产组织形式,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推广经济作物和土地交易市场,来从整体上强化国家并强化社会的不平等。所谓的“自由世界”,尤其是由南半球发展中国家组成的“自由世界”,似乎极易受到社会主义者针对资产阶级社会之不平等的批评,而且还会遭到共产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关于国家乃此类不平等之守护者的批评。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前言。

————————————–

原作名:Two Cheers for Anarchism——Six Easy Pieces on Autonomy, Dignity, and Meaningful Work
作者:[美] 詹姆斯·C. 斯科特
译者:袁子奇
评分:9.0

在这本简短易懂、极其个人化的新作中,作者论证了无政府主义者的视角为什么重要。他用引人入胜、斗志昂扬,甚至幽默的方式,捍卫重视地方性知识、常识、个体创造力、自发性的无政府主义思维,令我们能够审视世间百态……小到学校、工厂、养老院、游乐场里的日常社会政治互动,大到民众抗议和革命。

书中的无政府主义不是意识形态,也无关政治立场,而是一种批判性的思维模式,可以适用于日常生活中的各类现象,如红绿灯的设置、抄近道形成的小径、地名的设置、林场或种植园的管理、游乐园的设计、科学文献索引体系的意义、养老院与老人间的关系等。

通过带入无政府主义者的非国家视角,作者讨论了这些现象中蕴含的悖论。例如福特的种植园反映了一些为追求效率而设定的规程反而造成了效率的缺失,危地马拉当地农民的果园看似杂乱无章的表面安排后面之下却又更科学的逻辑。总之,作为一位社会科学大家撰写的关于自发性的随笔集,这本小册子中汇集了对生活中小事的思考,有助于读者培养批判性思维和辩证思维。

* 本站不提供电子书下载,请自行搜索下载或购买正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路 » 《六论自发性》自主、尊严及有意义的工作

赞 (0) 打赏

评论

3+8=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