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第六百五十一章:手术

第六百五十一章:手术

推荐阅读:氪无不胜帝道独尊蜜吻999次:乔爷,抱!二次元之简单日常逍遥江山超级军工科学家太古至尊绝命毒尸小明星演义荆楚帝国

    朱厚照颔首点头,他很清楚,除了自己,好像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主刀。

    他不禁道:“谁来做助手?还有,怎么开膛?”

    方继藩想了想:“可以让蒋御医来做助手。”

    方继藩对于跟着太子一起破太子妃的肚子,是有所顾虑的。

    这时代的风气,就是如此,自己是男人,而太子妃是女人。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是,最可怕的却是,人言可畏,毕竟,太子妃的身份,实在过于特殊。

    方继藩又不傻。

    趋利避害,乃是人的本能。

    而至于蒋太医,就无所谓了,一方面,他年纪大,非议会少一些。最重要的是,就算有非议,那也没关系,既然这老贼居然敢如此胆大包天,而且该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那么说他是人间渣滓,那也不为过,拉出去砍死喂狗吧,方继藩一点也不介意。

    “……”朱厚照却是急了:“你不从旁指导,我怎么破?再者,你不在身边,我放心不下,老方,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扭扭捏捏做什么,你是个男人啊。”

    这是激将法。

    “你我配合,最是天衣无缝了,让其他人来,本宫一点底气都没有,你无论如何,也得救救本宫的孩子,还有沈妃,我们是兄弟呀。”

    朱厚照眼圈红了,方继藩不在,他确实不放心,平时手术,都是两个人一起上的。

    弘治皇帝站在一旁,心已乱了。

    突然有了一丝曙光,他很清楚,都到了这个份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自己的孙儿,就在肚子里啊。

    何况,沈妃历来贤良,自己和张皇后,都很喜欢,她也得活着。

    弘治皇帝道:“方卿家,你有多大的把握?”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保住孩子,只有三成把握,得看她自己扛得住扛不住了。”

    这是实话,眼下的条件,只有如此简陋,割包皮,那是一阁一割一个准。割腰子,成功的几率极大。可剖腹取娃,还得让母子二人都活下来,难度太大了。一方面,是开口太大,此时根本不可能进行输血急救,同时,朱厚照没有剖腹的经验,许多消毒的措施,都不完善,被剖的人,只能凭着自己的身体素质来扛,扛的过去,就能活下来,扛不过去,必死无疑。

    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不剖,也得死,剖,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他深吸了一口气:“来人,传旨意。”

    萧敬忙是上前,弘治皇帝正色道:“太子妃沈氏,与驸马都尉方继藩,结为兄妹,两家通好,自此,沈氏拜平西侯方景隆为父,改沈氏为方氏……大抵,就如此吧,往后,方继藩,你和方氏,是一家人了,她若是活下来,你们便是至亲兄妹,你明白朕的意思了吗?”

    “……”

    皇帝就是皇帝,直接让人改姓,一点商量都没有。

    可方继藩很快明白了弘治皇帝的意思。

    只有如此郑重其事的认了兄妹,方继藩才可以完全不需避嫌,也绝不敢有人乱嚼舌根,而方氏的名节,也就可保全。

    方继藩乃是方家的独苗苗,是绝不可能,拜入沈家,改姓为沈的,可若是不改姓,又显得过于儿戏,不够郑重其事,可能会成为别人的口舌,最终,只好委屈方氏了。

    想来,沈家人面对这种情况,也绝不会有什么非议,毕竟,救人要紧。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看了朱厚照一眼:“那么,我和殿下来做这个手术,殿下……咱们立即去西山。”

    二人没有犹豫,他们得先赶去西山。

    方氏来不及这么赶来,而朱厚照和方继藩可以先骑马,先去做好准备。

    其实让方氏拜自己为兄……方继藩觉得自己吃亏了,这是自己孙辈啊,突然成了兄妹,实在是怪怪的,可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让太子妃,认自己为爷爷,卧槽,我方继藩,是要脸的人啊。

    到了西山,二人一到,一声令下,整个西山医学院,便已开始忙碌起来。

    苏月亲自带着人,前往蚕室进行清扫和消毒,要做到一尘不染,所有的手术器皿和器械,都需用酒精重新清洗数次,臭麻子汤,亦是准备妥当。

    蒋太医则准备好了缝线、金疮药。

    此后,所有人退了出去。

    朱厚照和方继藩在蚕室里,现在沈妃还没到。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紧张。

    不紧张才怪了。

    接下来,可能决定了太子妃和肚里孩子的生死。

    这可是朱厚照自己的孩子啊。

    朱厚照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

    他拿起了手术刀,试了试,手还算稳,可见他的心理素质,其实还是不错的,毕竟练过武,且有丰富的手术经验。

    方继藩一边将纱布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一面道:“殿下,你的妹子,嫁给了臣,现在臣的妹子,也是你的妻子,这样算起来,是否心理平衡了许多,咱们算是两不相欠了,以后可别总是提起妹子,便恼羞成怒,想一想臣的妹子,臣会因为她嫁给殿下,就抱怨和不忿吗?臣欢天喜地都来不及呢,因为殿下是臣的兄弟啊,你我相交多年,我最了解你不过了,妹子交给你,放心。”

    这言外之意是,你妹子嫁给我,不冤。

    朱厚照握着手术刀的手,颤了颤,突然有一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冲动。

    他闷不吭声,不理方继藩。

    方继藩心里想,这样都没有打开太子殿下的心结,这太子对自己的怨念到底有多重啊。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这一次,是儿子还是女儿?”

    朱厚照红着眼睛:“本宫知你是故意啰嗦,想让本宫轻松一些,不要紧张,可是……你住嘴。”

    “噢……”方继藩只好点头:“那我住嘴了啊。”

    一个多时辰之后,沈妃才被人抬在撵上,抬撵的人,风风火火的赶来。

    躺在被褥里的沈妃,几乎面无血色。

    若不是还抱着对孩子的最后一丝希望,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支撑下去的。

    这等痛苦,没有信念,足以让任何人崩溃。

    可即便如此,哪怕她只是一个弱女子,想着自己的孩子还有一线生机,她也毫不犹豫的硬撑着,唇已咬破了,流出殷红的血,却没有发出声音。

    此刻,她已浑身是汗,被人用推车抬进了蚕室,所有人全部回避。

    方继藩看了朱厚照一眼,道:“殿下,你去给太子妃去了衣物吧,还有,用酒精擦拭了一下身体。”

    朱厚照颔首点头。

    这原本是苏月的工作,可现在,这里只有两个人。

    朱厚照没有犹豫,快速的去除了衣物,方继藩故意眼睛避开去,却也知道,这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而已。

    其实……方继藩本就不是一个下流之人,恰恰相反,他是一个三观奇正的人,对于这些,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何况,这人是自己的妹子,从此之后,两个人就是真正至亲的兄妹了。

    朱厚照在那边道:“过来帮帮忙,你来给她喂臭麻子汤。”

    方继藩颔首,上前,看着赤身在手术台上的沈妃,不,她应叫方妃了。

    方继藩上前,喂她喝了臭麻子汤,一面低声抚慰道:“待会儿别怕,若是疼,便叫出来,不打紧,麻醉效果可能不好,若是觉得疼,不要乱动,要忍住,你放心,太子最擅长生孩子了,他的刀功也很好。”

    方妃颔首点头,情真意切的看着方继藩,太子给她不靠谱的感觉,可方继藩,却如镇定剂,给她一种安慰感,她眼里迸出了泪水来,艰难的道:“哥…………你记着,无论如何,你也要让孩子活下来,无论如何…………”

    “你也要活。”方继藩心疼的看着她,这是一个伟大的女人,这让方继藩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爱打麻将,做的菜还不如方便面好吃,成日不着家的妇女。

    方妃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似乎喝过了臭麻子汤,疼痛轻了一些。

    当然,这只是心理作用,因为臭麻子汤没有这么快起效。

    一切准备妥当,无数盏鲸油灯,制造出了无影灯的效果,条件十分简陋,可眼下,必须赶紧动刀了。

    方继藩开始低声和朱厚照交代着手术的步骤。

    其实这步骤,方继藩也是一知半解,虽是如此,可他依旧比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懂得多。上个时代,在大屏幕手机还没有普及之前,那时候,书籍很昂贵,方继藩喜欢读书,而恰恰,每日下班时,那种私人医院免费分发的所谓《妇女之友》之类的刊物,成了方继藩获取知识的来源,以至于方继藩对于各种性病、生娃以及各种原因导致的皮肤病,有较深的了解,关于这一点,方继藩很感谢那些坑爹的私人医院,是它们,让方继藩明白,原来许多根本不是疾病的‘疾病’,居然会给身体带来如此可怕的后果。

    这也使得,方继藩在大明,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妇女之友。

    ………………

    这段时间身体有点虚,今天四更完毕,没了,欠着吧,一定会想办法还的,实在不行,就肉偿。有时候真的很感慨啊,老虎更多少,大家都觉得少,而别人一更、两更,已是业界良心,看来,想做个好作者,真的很难,想求点月票,要被**了,大家支持一下。

本文网址:http://www.shu6.com/xs/2/2850/11278101.html,手机用户点击可浏览本章,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