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 > 来到异界当魔王 > 第二十五章 那么了解

第二十五章 那么了解

    “今天我去找了雪峰学院,听说那里是雪月大人的母校,不过得到的信息很少……但也不是一无所获,据说他毕业前两年是在兰蒂斯魔法学院度过的。uctxt.最快更新访问:щщщ.uctxt.cОΜ 。真奇怪,兰蒂斯魔法学院不是在学院‘交’流赛打败了他们的学院吗,怎么会跑去那边当‘交’流生?可恶,居然敢打败雪月大人,我一定要看看兰蒂斯魔法学院有什么厉害!”

    为什么在好几年前的时候,风‘花’就已经知道自己?雪月很意外在记事本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也很意外地看了看上面标注的日期。有太多的疑问了,雪月不得不继续看下去。

    “冰冷酷帅,沉默寡言……和传闻的一样呐……”

    “好燃!雪月大人在读的时候是兰蒂斯魔法学院实力榜第一!一定是打遍学院无敌手了吧!可惜了,帅哥榜才第二,为什么帅哥榜不是雪月大人第一!有黑幕!风‘花’要抗议!”

    “非人屋?什么非人屋?听起来好像骂雪月大人不是人一样……不过听说雪月大人的那几位好朋友都是好厉害的人呐!那不是理所当然吗,能成为雪月大人的好朋友怎么能没点能耐!”

    “好伟大,雪月大人为了守护朋友好些天不眠不休,还差点和剑圣以命相搏。为什么雪月大人你可以如此高尚?风‘花’越了解你,越无法自拔……”

    “超帅!完美完成毕业实训!不过为什么会受伤啊,心疼呐!”

    “哈哈哈……也只有雪月大人做得出了,毕业招聘会不接受招聘,反倒向大魔导师投出橄榄枝!哈哈哈,差点就成功了呢!雪月大人的魅力有谁能抵挡呢?”

    “舞风‘弄’月,这个佣兵团的名字还挂在佣兵协会的最顶上,月就是雪月大人的月……也有风‘花’的风字,蛮不错。(uc书盟最快更新)随随便便就完成最厉害的任务,看见没有,这就是雪月大人的实力呐!”

    “当将军带兵打仗?怎么可以!太危险了!!哦,不对,我这不是知道结局嘛,着急什么劲,最后诺斯威在雪月大人的带领下连战连胜呢,难怪那些将士们都那么尊敬他。虽然结局不太完美,但为了兄弟辞去军务也很男子汉啊!”

    “就是在这个时候……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对前来救援的雪月大人做出了如此过分的事情,我眼泪快流干了,心好痛,今天不写了……”

    “养母说我已经拿到‘花’魁之名,出‘色’的表现导致大把的公子哥儿排着队要娶我呢,让我挑一个喜欢的嫁了。嫁人?不存在的,一辈子都不存在的……哦不对,如果是雪月大人的话……呐!是雪月大人的话,妾身做牛做马都可以!哦,养母说‘女’孩子家家要矜持,嗯……但如果是雪月大人,妾身按捺不住呐!提前自称妾身了哟!”

    “听人说,有一位白衣飘飘的冷酷男子成为新的神明,为了捍卫三界毅然投身于灭世之战……怎么打听都再也没有雪月大人的消息了,他好像从凡界消失无踪了一般,那么这位成神的男子是否就是雪月大人?如果真是雪月大人,那就太好了!但妾身和雪月大人的距离,就更远了……妾身,可是要带着这么大的遗憾终其一生吗?”

    “啊!!!!!是雪月大人!!!雪月大人怎么专‘门’跑来偷窥风‘花’洗澡啊!!!好害羞呐!”

    嗯?等等……

    哗啦一声,雪月目无表情毫不犹豫撕掉这一页,撕成粉末,这才继续往下看。(uc书盟最快更新)

    “雪月大人要被风‘花’吓跑了,不行!还好雪月大人接住了风‘花’,不然风‘花’可就要摔死了!雪月大人的怀抱依然那么舒服……”

    “雪月大人病了,他很痛苦!大魔神路西法出现了,他要对付雪月大人!那怎么行!然后轰隆隆爆炸了,轰隆隆着火了,轰隆隆滑下山崖了!没关系,雪月大人,这次轮到风‘花’守护你了,脸上的只是一点点伤而已,风‘花’不在乎……”

    雪月看到这里就知道了,风‘花’的美貌就是在这里为了保护自己而毁掉,但记事本里只是一笔带过。

    “今天好‘混’‘乱’呐,野果好难採,雪月大人又好冷,为了喂雪月吃点东西风‘花’还把初‘吻’献上了……绝对不是故意占雪月大人便宜呐!不过初‘吻’的感觉绝对绝对绝对要仔细记录下来!首先……”

    哗啦一声,雪月又默默撕掉一张。

    “雪月大人醒了!太好了,雪月大人再不醒,风‘花’就要不行了……雪月大人的烤鱼好好吃!必须记下来的重点:雪月大人不喜欢又酸又涩的野果……”

    不醒、不行、烤鱼好好吃……所以为什么最后重点会是不喜欢野果?!

    雪月笑了,身上若隐若现的灰气渐渐褪去。

    好不公平,原来你早已经了解自己那么多,但自己只能从记事本里了解你的一丝半点。

    回想去初见那一幕,什么被迫嫁给富家子弟,明明就是深怕自己离开连衣服都没时间穿好就跳下来了,吓得屋里的人赶紧出来救人;风‘花’是她早就起好的名字,却表现得好像临时起的打趣名字;难怪看到路西法她时候很轻易地就平静下来了,这不过证实了自己已经成神的事实……

    雪月不知道风‘花’为什么从那么久以前就开始收集自己的消息,研究自己过去,他很想知道为什么,但他永远都无法从风‘花’嘴里得知原因了。

    风‘花’,你能听到吗,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轰!

    一个白‘色’冰棺平地而起,风‘花’紧闭着眼睛沉睡在里头,感觉好像在做着噩梦。雪月下意识伸出手,想像往日一般,悄悄抚平风‘花’睡着时的不安……被冰棺阻隔他的手后才茫然醒悟,愣愣地抚‘摸’着冰棺。不对,不同以往,风‘花’这次的噩梦将直至永远,永远…

    “稍等片刻,我等会就回来……”雪月呢喃道,“我没有办法答应你最后的请求,我要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雪东涧如愿看到雪月悲痛的样子了,他的脸却不受控地呈现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诡异的笑容。他本该感到异常高兴和满足才对,但他的心中却一直高兴不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触怒了一只可怕的庞然大物……

    雪东涧一直注视着雪月的动静,忽然雪月的身影转眼落到了自己的身前,雪东涧想都不想连忙像背诵课文一般快速说道:“人不是我杀的!你看得出,不是我们所用的魔法和斗气,你如若不信,可以问整个雪家所有人……”

    “在哪……”

    “什么在哪?”雪东涧突然被雪月低沉的声音打断,一早想好的解释一下子全忘了,有点发‘蒙’。

    “凶手。”

    “北面……往北面,越过一片山脉……之后具体在哪我们不知道,他拿走的冰晶足以将一大片地方隐蔽……”

    雪月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飞走了。

    “糟糕!雪月要去找那个家伙,快阻止他!”

    雪东雁等雪月飞远了,才敢跑出来,她必须让雪月觉得自己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雪月和雪东涧的对话她听到了,雪月如果去找那个家伙,岂不是送死!她要的是这个男人,而不是一个死人!

    “不许阻止他!”雪东涧朝雪东雁咆哮道,“你没看到吗,他因为这个外奴有多强的杀意!万一他知道是你从中做的手脚,你说你会怎样,你以为你能撇干净干系?这事无法挽回了,雪东雁,谁都无法挽回了!呵呵……哈哈哈哈……”

    去吧!去送死吧!最好同归于尽!

    雪东涧终于忍不住脚软躺倒在地,看着雪月消失在天际,癫狂地大笑起来。

    雪东雁颤抖着舒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会,最终也没去阻止雪月。看到雪月悲痛愤怒的样子,雪东雁开始有些后悔所做的一切。但后悔只存在一小会,毕竟死的只是区区一个外奴,有什么资格让她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