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 > 飞剑问道 > 第六篇 第二十三章 瓶塞和玉瓶

第六篇 第二十三章 瓶塞和玉瓶

    于石奇看着秦云,表情郑重:“秦剑仙,在我的乾坤袋内,有一个瓶塞——”

    话刚说到一半,他眼睛便一瞪,随即跌倒在地再也没了气息。

    “嗯?”秦云、殷离火二人都大惊。

    “死了?”

    秦云剑意领域渗透进对方身体,能察觉到于石奇的心脏已经粉碎,头脑也成了一片浆糊,金丹也在溃散中。道家修行的‘金丹’即便消散掉,也最多法力全无。而修炼魔身的核心心脏若是粉碎,那是必死无疑的,可一般还是能维持意识一两个呼吸时间的。可头脑要是化作浆糊,却是意识直接消散。

    ……

    “该死该死该死!”玉瓶此刻无比愤怒,“这个疯子,临死前竟然还要反咬我一口!如果乖乖被秦云他们杀死,那多好!我可以毫无破绽的伪装成普通宝物,或者伪装成受损的灵宝。”

    于石奇,如果是被秦云他们杀死,秦云他们并不会知道‘玉瓶’的特殊,玉瓶自然可以完美的伪装。

    “可现在,你要将我的秘密说出来,将我暴露出来。你是逼我杀你!幸好我给你们提升魔身时,早就留下了后手,一个念头便能轻易灭杀你等。”玉瓶暗道,“我虽然杀了这于石奇,不过手脚很干净,他们应该怀疑不到我。”

    玉瓶帮助下,实力提升是快。

    可玉瓶却悄然留下后手。

    敢背叛的?瞬间杀死!

    “可无缘无故身死,终究奇怪,秦云和殷离火一定怀疑死因。”

    “我真不想出手的,希望别怀疑到我吧,借助上古血珀的力量,虽然已经大大消磨了封禁,但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玉瓶暗道,“现在要强行出去,代价太大了!”

    “再等等,等封禁几乎完全消磨时,再出去才是最轻松的。”玉瓶期盼着。

    ……

    秦云、殷离火二人看着于石奇的尸体。

    一招手,两个乾坤环收回。

    “奇怪。”殷离火皱眉。

    “是很奇怪。”秦云也疑惑,“堂堂先天金丹修行人,又修炼魔身!就这么悄无声息死了?”

    殷离火也道:“我的意境领域都没察觉到任何外在力量,可没遭到攻击,心脏和头颅内部怎么会粉碎?”

    “就算是咒术,也瞒不过我们的感应。”秦云也疑惑,“是什么力量,让于石奇就这么突然死掉的?”

    “我听说……”殷离火说道,“妖魔九脉,在献祭给域外魔神时,域外魔神赐下力量令实力提升。可若是敢违背域外魔神,域外魔神都能一念杀死背叛者。”

    秦云点头。

    妖魔九脉越是心高气傲者,献祭给域外魔神时,更愿意索要宝物。而不是直接提升实力!当然也有愿意让域外魔神提升实力的!毕竟只要不联系域外魔神,隔着世界的阻碍,域外魔神也影响不到这一方天地。

    “有些法术,可在他人身上留有封禁。”秦云也道,“也是能瞬间杀死他人。可也是需要法力去激发封禁。”

    “嗯。”殷离火扫视周围,“可以确定,有一个神秘存在,杀了于石奇。”

    “到底是谁?”秦云剑意领域笼罩周围百丈,却没任何发现。

    秦云一招手,将于石奇身上的乾坤袋拿到手中,略一查看,乾坤袋内有诸多物品,当然对秦云而言大多不值一提。

    秦云还记得于石奇最后说的话。

    “秦剑仙,在我的乾坤袋内,有一个瓶塞——”

    话还没说完,于石奇就死了。

    “他的死,可能和瓶塞有关。”秦云暗暗猜测,从乾坤袋中仔细查,乾坤袋内部空间近十丈,比一般的殿厅还大。内部物品也极多,毕竟修行人在外,生活物品、各种材料、修行所需,漫长岁月来,各种杂物都往里放。

    加上于石奇也杀了西门风等一些修行人,也收刮很多物品,所以乾坤袋内的物品之多,简直可以堆成一座小山。

    “瓶塞,瓶塞在哪?”秦云仔细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瓶塞。

    “这瓶塞……”秦云一翻手,通体深紫色的木塞,“这材质是紫蝉血木?真够奢侈的,一小块紫蝉血木仅仅当个塞子?而且内部有玄妙符纹?”

    一个念头。

    瓶塞迅速变大,又随着念头,迅速变小。

    可大可小!至于内部符纹,颇为玄妙,而且似乎是无数符纹的其中很小一块。

    “法宝的一部分?”秦云暗暗道。

    旁边殷离火则问道:“秦道友,可发现了上古血珀?上古血珀气息强大,能引动气血,单单感应都能魂魄震颤。”

    “没有。”秦云摇头道,“你可以看看。”

    殷离火还是一丝法力渗透查看下,毕竟那是玄武宫的重宝!也是混元宗当初赠与,给玄武宫开宗立派的重宝之一。玄武宫和混元宗,实际上二者就是一家。而‘上古血珀’之珍贵,也是抵得上两三件一品法宝的。殷离火自然得查清楚。

    “还真没有,难道真献给了妖魔九脉?”殷离火咬牙,“这于石奇,将师门重宝献给妖魔,真是死不足惜。”

    “秦道友,那于石奇能遥远距离吸收气血,你说过,应该是特殊法宝所拥有的手段。”殷离火问道,“可找到那法宝了?”

    “没有,乾坤袋内最珍贵的就是一件二品法宝,并无吸收气血手段。或许在他身上随身带着?”秦云看向于石奇的尸体。

    呼呼呼。

    秦云一个念头。

    于石奇身上携带的诸多物品一件件飞了起来,随身佩戴之物、一些钱票和碎银子……以及一个看似普通平凡的手头大的小玉瓶。

    “咦?”秦云一招手,小玉瓶就到了手中。

    法力涌入玉瓶内。

    “这小玉瓶,普普通通。”秦云疑惑,“是装饰之物,还是其他?可为何一个普通小瓶子,于石奇却随身带着?”

    “这瓶子很特殊?”殷离火好奇问道。

    “没感觉特殊,很普通。”秦云说着,却低头看看自己双手。

    左手握着那小玉瓶,右手是那瓶塞。

    “玉瓶,瓶塞?”

    这一刻秦云若有所思,心意一动,手中瓶塞就变小,刚好和玉瓶对应,便要塞上去。

    ……

    玉瓶一直瞧瞧观察着外界的一切,当秦云从乾坤袋拿出那瓶塞时,他就已经焦急大骂了:“于石奇,你个蠢货,蠢货!”

    不管是对他无比提防的青翅妖王,还是更疯狂的于石奇,虽然都拔出了塞子,但都没扔掉!显然都是对玉瓶都是戒心的。

    可如果不是于石奇临死前提醒,秦云怎么可能专门将乾坤袋内海量杂物中的一个塞子取出来?

    “不好。”

    当发现,秦云拿起玉瓶,另一手拿起瓶塞时,玉瓶再也不抱有侥幸心理了。

    “若是塞上,封禁加大,要逃出去得等到何时?”

    “罢了罢了。”

    “现在,便出去吧!”

    在青翅妖王手上时,他就是不惜代价也出不来。

    而因为上古血珀,封禁消磨更多,付出足够大代价是能出来的。既然能出来,自然绝对不愿再一次被木塞塞上。

    “给我——破!!!”一股恐怖威能完全蓄积,甚至燃烧体内的本源,轰隆隆,威能爆发!

    破!!!

    艰难冲开封禁阻碍,一只青色的手臂猛然从玉瓶瓶口中冲了出来。

    ……

    秦云一手拿着玉瓶,一手拿着瓶塞,正要塞上去。

    可忽然“轰”一股恐怖的威能从玉瓶中爆发,威能之强,甚至产生了强烈的气爆,冲击四面八方!秦云的手掌一时间都握不住玉瓶,玉瓶脱手飞出。

    飞出的玉瓶,悬浮当空。

    一只青色手臂从玉瓶瓶口中伸了出来。